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品专业搜索引擎--www.artso.net--艺搜

  • 综合
  • 拍卖
  • 艺术品
  • 艺术家
  • 商家
  • 展览
  • 资讯
  • 论坛
  • 更多
热点推荐: 拍卖 双年展 天价 艺术博览会 收藏 投资 搜索用时:0.046秒
所有结果31条信息

别人在关注

浏览历史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姜吉安
相关描述:   姜吉安   《丝绢•剩余价值》系列,通过对绘画组成结构的研究,重新架构了“绘画与对象”的关系。在这些作品里,丝绢既是用来绘画的媒介(白绢),又是作画的颜料(烧制成颜料的白绢),又是绘画的内容(画出的一幅丝绢),又是成品雕塑(由烧制后的残渣组成),同一物贯穿了绘画的整个过程和所有方...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江宏伟
相关描述:   江宏伟   整理完这本画集的图片资料,轻松地看起微雨中院外的风景,这是秋的景色,园中层层叠叠的穿插着各种树木,他们在焕发着各种色泽,微雨像一层果霜似的,将各种色层柔和的有些迷朦,虽然也能分辨出枣树、山楂、栾树、及更远些如底色般的硕大的法国梧桐,但还是朦胧了点,这与我此刻的心情相吻...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何剑
相关描述:   何剑   长期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中国传统绘画的工具材料和表现内容的边界,及其参与到当代的文化语境中探讨的可能性. 具体来说是尝试用一种类似古老壁画的斑驳肌理和从物像中抽离出的线条所构成的语言体系去表现一些具有现实主义倾向的图像.透过这些图像我试图去揭示今天的中国人遭遇到的文化上的前...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何家英
相关描述:   何家英   我初次在工笔临摹课上,在已勾好的《簪花仕女图》的线稿上进行分染和一遍遍地罩染颜色时,那种美妙的感觉是难以形容的。淡淡的色彩,每染一遍都显现出一种雅丽的气息,如同我们在画素描时,逐渐的显现出画面的空间结构一样,令人心旷神怡,这就是我学习工笔画的开始。   那是杨德树老...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郝世明
相关描述: 郝世明   水墨的工笔形态是情感与情怀的细水长流,尽管我们的时代文化往往显示出其粗暴的一面,传统的精神传承让我们平静的接受与表达,让每个人的作品中都交集着个人情感与文化情怀,含蓄而温和的缓缓爆发。   而我们生活在一个速变中的国度,“变”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最深的感触,从生活到文化,消...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杭春晖
相关描述: 杭春晖   我觉得一方面是春晖在绘画语言本身上的推进,在画面中对虚境、对意象化、空灵化的视觉表现方面都有很强的探索性。无疑是有价值的探索。实际上你也会注意到,他的探索既有大胆的一方面,同时也显得小心翼翼。他不是对过去的绘画体系进行彻底的批判、颠覆、否定,相反是在寻求一种可能性,这也是...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高茜
相关描述: 高茜   绘画象是生活碎片式的经历和体悟,思维和图式总是若即若离。   偶尔,思想走到哪里我会记录下来。类似“忧郁症”、“轨迹”、“表现欲”等问题,一旦找到可以付诸于形的物象时,就会成就新的作品。很多人在没有看过我作品前,是无法联想那种画面中的并置和组合的。就像茶跟咖啡,似乎是相互...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崔进
相关描述: 崔进   我出生于”文革“开始的那年,印象中似乎世界的每个角落都充斥着熙熙攘攘的狂热人群。那种众生狂欢的景象使我莫名的兴奋和恐惧, 茫然地注视着周围无法理喻的一切,犹如生活在梦境,这一切深深地存放在我的记忆之中。以后的日子里这种奇异的情境在与现实相对应 的语境中不断地漂浮出来,不自觉...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陈湘波
相关描述:   陈湘波   传说昔日佛祖拈花,惟迦叶微笑,顿悟法门。   这是 禅宗常常提及的一个公案。说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无,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佛祖这里所传示的,正是万法的本来面...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艺术家之阿海
相关描述:     阿海   洋洋洒洒的雪中,走在望京的大街上,忽然想起了曹山本寂的那句禅诗:“未离兜率界,乌鸡雪上行”,不免有些心惊。行年半百,画画也有些年头了,许多事似乎明白又不明白。   明白不如糊涂,世间事大略如此。好比一头猪,一匹斑马,究竟白地黑花,或者黑质而白章,谁知道呢,又为什么...
“工笔新语”2014新工笔画邀请展
相关描述:   洋洋洒洒的雪中,走在望京的大街上,忽然想起了曹山本寂的那句禅诗:“未离兜率界,乌鸡雪上行”,不免有些心惊。行年半百,画画也有些年头了,许多事似乎明白又不明白。   明白不如糊涂,世间事大略如此。好比一头猪,一匹斑马,究竟白地黑花,或者黑质而白章,谁知道呢,又为什么要知道呢?  ...
首页< 上一页1 2 下一页 >